• 虽然大巴已经有大半年没有更新了,中间数次冲动想写点啥,结果又被一团一团糟给耽搁了。
    大部分时间里,每天都和昨天一样,日升了干活,日落了还在干活,中间忙里偷闲扒拉几口饭,权做充饥,维持生命不灭,缓慢活着。

    倏忽光阴,我毕业的时长已经足够再走一遍儿时路了。
    前些日子初中同学聚会,15年没音讯,原以为根本不靠谱的事儿,竟然一口气来了40多人。
    席间家常嘈杂,大家拉扯的都是过去的细节,仿佛一切历历在目。
    生活就是一个圈又一个圈,转来转去,总会碰到过去的事,过去的人。

    夏天才过去没几天,冬天马上就要来了。
    今天咳了一天,在抽屉里找到养阴清肺膏,粘稠,微甜,像极了现在的生活。
    这是我们曾经向往的生活。
    偶尔却生生的生出些失落与悲伤。

    秋寒欲冻,谨记添衣。

     

  • 很多时候,是我们静不下心来体会那些沉静悠远的故事。故事一直都在,只是读的人没有心情。
    微博大盛,暗合了越来越浮躁的世界,不用沉静,不用思想,闲来无事卖个萌骂骂人,一切都不是一成不变的。
    经历了去年大半年的出差,直到现在,每天忙得晕头转向。恨不得把一天掰成几天用。周日闲着的时候翻回去玩了会儿游戏,手生的厉害,久不运动,除了身体僵硬,脑子也不灵光了。
    于是下定决心这个夏天必须要搞定一些事情,总会有些故事愿意在那等着,愿意让人用尽一个下午的阳光,只为感受那点温热。

    说起来这里荒废已经很长时间了。
    这不稀奇,这种事以前就干过。从来就是不长久的人,一如热爱。

    可内心里还是盼着啥,日出日落,温柔澄净。
    有些事过去了,仿佛一直都在。
    当你习惯一些事情后,不管多久,那些烙印总会在你心底深处留下些什么,偶尔望见,即使落尘,同样亲切。

    然后就是这一段正在考虑来日方长的事情啊。总会有个着落吧。不管好坏。

  • 下午停了一个小时的电,闲着没事干,搬个板凳坐在窗前的暖气边上把剩下的半本《敦煌 》读完了。

    本来是奔着敦煌的故事去的,没想来偶遇了西夏的文明史。虽然是小说,虚构的赵行德可能并无此人,但历史的经纬大化,总是由这些似有似无的小人物组成的。大方向被英雄们指挥,而铺开讲述的全是小人物的兴衰成长。
    全书十一万字,文字淡漠,几无情绪,历史沧桑冷眼观之,竟与赵行德随遇而安无欲无求的性格天衣无缝的切合了。故事里的主角赵行德,无所执念,所遇之事皆为偶然却在夜空下的大漠里像是必然,命运被每一段发生推着向前,没有挣扎,也没有反抗,一一到来即受,即使偶遇爱情空中飘落,也成了故事进程中的一叶扁舟,随水而去,转眼无踪。
    但历史总是这样,所有过去的全是小人物故事,英雄只是史书里百千言的文字点缀而已,赵行德才是流淌着的血和丰满着的肉,到头来也是逃不开宿命一般的结局。合合的应了那句所有的一切命中注定,全是偶然中的必然之谌言。

    历史长河里看不见的片断多到不胜枚举,小时候看故事,爱着那些英雄光环,想象终有一天江山美女,活过而立,身边人大多是那些看不见的故事,每个人所经所历全是平凡生活中的点滴,几乎没有任何值得骄傲和令人自豪的。可是。难道生活不是由这些温暖的琐事们构成的么?在豆瓣经常能看见一些怀旧的贴子,无论文字还是图片,打动自己的无非是那些跟记忆有关的细碎片断。
    英雄们?英雄们除了在史书中占据了某些篇章之外,大多变成了图像和雕塑,冰冷的立在那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