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下午停了一个小时的电,闲着没事干,搬个板凳坐在窗前的暖气边上把剩下的半本《敦煌 》读完了。

    本来是奔着敦煌的故事去的,没想来偶遇了西夏的文明史。虽然是小说,虚构的赵行德可能并无此人,但历史的经纬大化,总是由这些似有似无的小人物组成的。大方向被英雄们指挥,而铺开讲述的全是小人物的兴衰成长。
    全书十一万字,文字淡漠,几无情绪,历史沧桑冷眼观之,竟与赵行德随遇而安无欲无求的性格天衣无缝的切合了。故事里的主角赵行德,无所执念,所遇之事皆为偶然却在夜空下的大漠里像是必然,命运被每一段发生推着向前,没有挣扎,也没有反抗,一一到来即受,即使偶遇爱情空中飘落,也成了故事进程中的一叶扁舟,随水而去,转眼无踪。
    但历史总是这样,所有过去的全是小人物故事,英雄只是史书里百千言的文字点缀而已,赵行德才是流淌着的血和丰满着的肉,到头来也是逃不开宿命一般的结局。合合的应了那句所有的一切命中注定,全是偶然中的必然之谌言。

    历史长河里看不见的片断多到不胜枚举,小时候看故事,爱着那些英雄光环,想象终有一天江山美女,活过而立,身边人大多是那些看不见的故事,每个人所经所历全是平凡生活中的点滴,几乎没有任何值得骄傲和令人自豪的。可是。难道生活不是由这些温暖的琐事们构成的么?在豆瓣经常能看见一些怀旧的贴子,无论文字还是图片,打动自己的无非是那些跟记忆有关的细碎片断。
    英雄们?英雄们除了在史书中占据了某些篇章之外,大多变成了图像和雕塑,冰冷的立在那里。

  • 2007-02-14人间草木 - []

    今日帮BOSS送礼,要进人家单位大门的时候,被门卫拦住,问我做什么的,我头脑一热说送礼,然后就看那小帅哥眼睁睁瞅着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。现在想想还蛮尴尬的,后来还是我主动问他采编室在什么哪里才得以缓解。由此看来我还真不是个送礼的料。

    回来的时候路过嘟嘟,买了新版黄永玉的《沿着塞纳河到翡冷翠》以及汪曾祺《人间草木》。我还蛮喜欢这两个老家伙的。记得看过一段电视采访,黄永玉先生大骂他们小学的老师,说是个坏人。呵呵。大师都是这样有个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