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09-11-17闻声 - []

    雪后的天气真是好起来了,气温渐暖,阳光明媚的像年少的小姑娘,照在身上暖暖的。
    还是冷。风很凉,这两天几乎都是夜里三点才睡。一觉醒来,快中午了。
    最近在考虑接下来的去向问题。这问题反反复复折腾了我好些年。终于要尘埃落定了。
    如果你有好的点子或职位,可以介绍给我。

    周六的时候看快乐大本营。没有暖气,我和木耳蜷缩在沙发上看苏打绿。木耳对他们很熟悉,因为当初在青园住的时候我听的最多的就是《频率》和《是我的海》。木耳说青峰是个娘娘腔。我说是的。不然不会唱出比春哥高至少八个度的音。

    曹方的新专辑很耐听。平缓悠扬,慵懒自得。潜向内心,张望世界,花旁树下,阳光灿烂,午后的窗台上那片绿色宁静婉转。感动常常来源于我们内心深处柔软的细节。那些过去的琐碎与甜蜜,痛苦与悲伤,彷徨与迟疑,是所有生命成长爱情坚定者的必经之路。

    雪后真是一个好天气。

  • 2009-11-07立冬 - []

    立冬,水始冰,地始冻 雉如大水为唇。

    那天忽然就开始下雪了,从下午一直飘到凌晨。天气冷的像四九天。从夏天直接跳跃到冬到,丝毫没有征兆,身体用了好几天才适合过来。
    再过一周,石家庄也要开始供暖了,然后就可以坐在窗前看窗外白雪飘飘。温暖和凛冽,仅隔了一层玻璃,近若执手,却不管怎么伸长也触不到。

    继续没有章序的生活,每天睡到九点半起床,电脑前做一天,晚上兴奋得跟打了鸡血一样,不到两点停不下来。

    平淡庸常的生活过惯了,每日安稳郁静,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悲哀,又或者早就厌倦,偏又舍不得放不下没把握,狠不了心将自己置于某种境地而后快。
    路边的桃树,春天时一枝花朵,冬天便一地残破,往来反复,是生活。
    接下来要做什么,接下来要做什么。。。

    最近陪木耳同学看了几部电视剧,剧中主角善良纯美,一生艰辛却幸运,无论何种遭遇,总会有一大堆男人女人明里暗里的想念提携,演至最终,总会落个圆满结局。所有的坎都不是坎,所有的错都不是错,念到最后,佳人在侧,生活优厚。
    人世间哪里有如此完美的人和生活。成长的过程,总会充满了艰险与凄痛。到得年老看破,方觉本来无一物,何处惹尘埃。

  • 2009-09-02 - []

    凌晨三点。很静。
    刚把东西弄完,给快印公司传文件中。速度慢的吓人,1K1K的往前爬。30M的小文件,传完估计天就亮了。

    闲着的时候也不觉得时间飞快,忙起来才发觉,忽然就九月了。
    这两天天气骤然变冷,清晨和傍晚要穿长衫来取暖,夜里则需要盖被子才能昨得踏实香甜。
    天气预报说明晨有雾,今秋的第一次。不过我最近起得很晚,应该没有机会看到了。

    想起来少年时光,小学三年级的时候,那时我们还上早课,六点起床,来不及洗漱便奔向学校。有一次家里的闹钟忘记上发条停了。半夜醒来眼瞅着外面白光一片,一边揉搓着懞忪的眼睛,一边埋怨母亲没有及时唤醒我。爬起来拎着书包便往学校跑去。结果学校一个人也没有,大门也是锁着的,在学校大门外等了老半天才断续有同学赶到。然后才知道,那从窗子透进屋里的只是月光。后来,这件事情就成了我们姐弟玩笑时的笑料。

    近来想起来的都是些少年琐事,以为全都忘却,竟在不经意间全都浮了上来。
    读张大春的《聆听父亲》,所有温暖感人的记忆都寄存在老屋那处。点滴怀想起来的,全是朴素平实的生活真相。
    我又开始怀念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