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08-05-17平安 - []

    这两天天气异常的平静,不再有雨,也不再有风,天空清淡,阳光热烈。虽然今天又开始阴天了,周边四处都透露着初夏的温暖和甜蜜。
    不过前些天真是吓坏了,震前的几天,一直在下雨,不是那种绵软直接的下法,而是毫无征兆的突然就下起来了,伴随着大风和响雷,那声音穿过云层和空气,霹雳般炸响在耳边。某天的傍晚时分,我出门买菜,晚霞红艳,金色的夕光从厚厚的云朵的缝隙里透出来,很是绮丽壮观。不过随后就响了几声惊雷,直挺挺的丢进人们的耳朵里,声音很奇怪,像是老天爷生气了摔东西的声音,脆却令人惊恐。然后走在街上的人们就开始说,这是有了天大的冤情老天才会发出这样的声音来警告世人。紧接着就开始下雨了。
    没想到第二天就震了。

    那天下午其实一直很正常,公司就我一个人,我刚在阳台处抽完一颗烟,坐回自己的椅子,忽然间就震了。我当时正在给客户核算某个项目的价格,就觉着不知道是电脑、桌子还是我自己,开始摇晃,当时的想法是,糟糕,刚才抽烟抽得太猛了。大概40秒左右,一切恢复正常。紧接着就接到了小史同志打来的电话,他说亲爱的刚才地震了。

    后来再看电视,才知道,原来7.8级是这样的惨烈状况。看着死亡数字的不断跳长,心一阵阵的痛。一边看一边哭,眼泪流了不知多少。虽然心痛,还是看,仿佛一刻落下的,都是鲜活生动的生命。
    从地震发生到现在,已经超过100个小时了。依然有些地方活着的人进不去,看不到。想想都觉着难过。
    仿佛满世界的人们都在关心呢。每个人见了面都一脸关切的相互询问捐款了么?或者有没有去献血。看上去很行为主义。昨天晚上去广场上看祈愿活动,很多人,虽然我去晚了,但依然能够感受到人们从心的最底处深深涌动的热情。后来再想,有什么不好呢?不管怎么样,我们无法到达灾难现场,既然到不了,在这里为他们祝福祝愿一下也还是很有意义的。

    至于现在网上出现的很多质疑或者指责的不同声音。我不认为那是绝对理性的触发,在那些被埋在建筑废墟的很多人都还没有被救起的时候,不去努力的想办法施救,站在某处安全的地方,发出些不合事宜的质问声讨,着实的令人感到不耻。小时候我们就知道,出现问题的时候要先解决,然后再来总结经验。

    但愿一切平安! 

  •  

    酒量一向不够好。常常是三杯下肚就几乎不省人事了。周日踏着雪去参加初中同学的结婚宴请,又很没出息,喝完当场就傻了。很多时候我们遮掩着情绪生活,喝完了却极清醒,一个个跟看穿了世事似的,哭的笑的发呆的,吐完了躺下睡的,仿佛这世间烦恼就此消散,从此不来。但终究还是有醒的时候。

    石家庄下了这个冬天头一场雪。很大。以至于最近的暖气即使烫手都不觉得屋里暖和。清冷。宁静。夜里出来,会遇到觅食的猫,望着人喵喵的叫。

    前两天工作上出了些差错,还好及时解决了,虽然不基完满,但总得来说也算亡羊补牢,时不至晚。至于公司的罚行,静观以变吧。

    今天收到Feedsky的咖啡机和书。蛮好。

     

  • (标题与文无关) 

    想着写点东西,可是想了一晚上也想不出要写什么来。日常生活的琐碎与现实生活的无聊总能给人以最致命的伤害,最大的莫过于让你觉得生活完全不是你所想象的那样。
    偶尔有时候,天气好,阳光好,蜜蜂落在日历上,心情不错了就觉得这样细琐的生活才是真正的生活。生活哪能像小说或者电影一样尽是宏大的主题啊。生活里全是细致的小动作:早上吃的油箱豆腐脑,上班路上又遇见昨天遇见的那个人,打开电脑继续可能上个月就已经开始了的项目,中午吃饭去连续去了一周的米线店,下午隔着窗户又看到对面屋里大妈在看电视,回家的时候在红绿灯前接着感慨城市交通的拥堵并和同事Saybay,回到家拿着摇控器频繁反复的换台,上网开着无数个页面不知道在看啥,晚上睡觉有时候做恶梦有时候也能笑醒……
    一路下来,平淡了,从容了、淡漠了,腻得反胃或者淡得口臭。曾经以为啊这生活小细节小细节的接下去也是一件很美好的事。可以想纠结一下到底看哪个频道好,或者讨论隔壁公司的那个姑娘今天穿得像个老太婆,或者干脆对着卖菜的大姐发呆也不知道中午到底吃什么。可是,一般来说可是完了总会令前边看上去很美好的生活大打折扣。如果每天都不知道看哪个频道,每天都只能对着每天都遇到的人Sayhello,每天中午都为吃什么发愁,这生活还真美好不到哪去。
    这样看来,美好这个词其实是动词,高兴了就美好,不高兴了就不美好。

    ———————毫无意义的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  昨天晚上不小心又看到《士兵突击 》,是许三多在红五班的那几集。更加剧了我对许三多同志的厌恶之情。我们已经习惯,习惯了用我们自己的方式来生活,不需要其他人来指导,或者貌似仁慈的同情。我想,李梦他们在眼瞅着许三多不停地帮他们叠被的时候,心里肯定在想:这该死的东西是在羞辱我,他用一种毫不知耻的方式来教育我们把被子叠成那样是不对的,只有他才是正确的。天呐,这该死的天生一副熊样的强人。

    其实这两天在玩仙剑4。很慢。我玩游戏一向很慢,会把一切场景都统统走一遍,甚至毫不相干的角落。这充分表明我是个慢性子兼细腻的人。

    ———————毫无意义的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  听了深白色的《花火》 和曹格的《Super Sunshine》,多少有些遗憾,没有想象中的好。深白色的声音没有太大的变化,女声还是蛮好的,轻跳(不是佻)随性,温柔地用力。这一张比上一张略好,但没有想象中的好,一般来说如果第一张还说的过去的话,第二张的期望多少会更高一些。曹格?抱歉,我除了对格格Blue时那首SuperWoman略有印象外,其他的都不知道。声音其实蛮好的。但就是觉唱起歌来感觉不舒服。萝卜白菜吧。

    Over!